<noframes id="zvxpf">
<noframes id="zvxpf"><listing id="zvxpf"></listing>

        肥妇熟欲视频,又高大又肥硕的老熟妇,欧美特黄一级a大片免费看
        <noframes id="zvxpf">
        <noframes id="zvxpf"><listing id="zvxpf"></listing>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62場涉疆問題新聞發布會實錄(在京舉行)
              時間:2021-12-07 | 來源:天山網 | 作者: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62場涉疆問題

              新聞發布會實錄(在京舉行)

              (2021年12月6日)

              12月6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在北京召開涉疆問題新聞發布會。圖為發布會現場。 記者周鵬 攝

                2021年12月6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62場涉疆問題新聞發布會在北京舉行,以下為發布會實錄。

                徐貴相:各位記者朋友,大家下午好。歡迎出席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涉疆問題新聞發布會,我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發言人徐貴相。

                首先,我介紹參加今天發布會的人員,他們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發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委員乃比江·依不拉伊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民族宗教外事華僑委員會委員木扎帕爾·木娜瓦爾、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十二屆委員會副秘書長賽爾江·斯力克拜依。同時,我們也邀請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民政廳廳長依明江·扎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米糧泉村村委會主任蘇德林,他們將以視頻連線的方式,給大家介紹有關情況。

                近來,關于民主的話題備受矚目,特別是美國將于12月9日至10日召開所謂的“領導人民主峰會”,引起國際社會普遍譴責。今天的涉疆問題新聞發布會,主要圍繞民主話題進行,我們將向大家介紹中國新疆推進民主的豐富實踐,揭露“美式民主”的虛偽本質。

              12月6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發言人徐貴相主持發布會并回答記者提問。記者周鵬 攝

                首先,我想強調的是,民主是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矢志不渝的堅定追求,中國的民主是人民民主,人民當家作主是中國民主的本質和核心。全過程人民民主是中國人民的偉大創造。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發展道路,不斷深化對民主政治發展規律的認識,創造性提出全過程人民民主的重大理念并大力推進。全過程人民民主,實現了過程民主和成果民主、程序民主和實質民主、直接民主和間接民主、人民民主和國家意志相統一,是最廣泛、最真實、最管用的社會主義民主。在黨中央的領導下,新疆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踐行全過程人民民主理念,結合新疆地區實際,積極加強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有力地保障了各族群眾當家作主的權利,推動各項事業呈現出蓬勃生機和旺盛活力。

                今天,我們邀請了新疆的幾位代表,向大家介紹新疆踐行社會主義民主的情況。

                徐貴相:下面,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十三屆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委員乃比江·依不拉伊木先生,介紹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落實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有關情況。

              12月6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十三屆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委員乃比江·依不拉伊木發言。記者周鵬 攝

                乃比江·依不拉伊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代表大會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地方國家權力機關,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組織法》規定的職權,同時依照憲法、民族區域自治法和其他法律規定的權限行使自治權。我們根據憲法和法律,既享有普通省級行政區地方立法權,又享有根據本區域實際制定自治條例、單行條例的立法權。1979年以來,自治區人大及其常委會共制定地方性法規669件,現行有效161件;作出法規性決議決定和重大事項決議決定54件;批準設區的市、自治州、自治縣單行條例和地方性法規239件。

                在新疆,各民族公民都平等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選舉堅持實行普遍、平等、直接選舉和間接選舉相結合,以及差額選舉的原則。公民的選舉權利具有最廣泛的普遍性,人大代表具有最廣泛的代表性。各民族公民直接選舉縣(市、區)、鄉(鎮)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在此基礎上逐級選出州(市)、自治區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選舉產生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61名,其中少數民族代表38名,占62.3%。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組成人員中有新疆少數民族代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共有代表548名,其中少數民族代表353名,占64.42%。新疆現有州(市)人大代表2488名,其中少數民族代表1349名,占54.22%;縣(市、區)級人大代表16960名,其中少數民族代表10025名,占59.11%;鄉(鎮)人大代表43204名,其中少數民族代表31739名,占73.46%。

                徐貴相:下面,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民族宗教外事華僑委員會委員木扎帕爾·木娜瓦爾先生,介紹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落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有關情況。

                木扎帕爾·木娜瓦爾: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中國的一項基本政治制度,是在國家統一領導下,各少數民族聚居地方實行區域自治,設立自治機關,依法行使自治權的制度。新疆是中國唯一設有三級自治地方(自治區、自治州、自治縣)的自治區。自治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和人民政府行使管理本地區事務的權力。自治區主席、自治州州長、自治縣縣長均由實行區域自治的民族的公民擔任。成立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昌吉回族自治州、伊犁哈薩克自治州、焉耆回族自治縣、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木壘哈薩克自治縣、和布克賽爾蒙古自治縣、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巴里坤哈薩克自治縣。各自治地方充分行使自治權利,自主管理地方事務,平等參與管理國家事務。

                徐貴相:下面,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十二屆委員會副秘書長賽爾江·斯力克拜依先生,介紹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落實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制度的有關情況。

              12月6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十二屆委員會副秘書長賽爾江·斯力克拜依發言。記者周鵬 攝

                賽爾江·斯力克拜依:在協商民主的制度框架內,自治區各級政協積極創新協商形式、豐富協商內容、搭建協商平臺,積極吸收各族各界人士參政議政,及時、準確、有效地反映社情民意,切實保障各族群眾參與共同協商和民主監督。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中,住新疆的有34名,其中少數民族委員18名,占52.9%。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十二屆政協有委員502名,其中少數民族委員236名,占47%。截至2021年3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十二屆政協共提交提案2588件,涉及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科技、民生等領域。

                徐貴相:下面,我們連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民政廳廳長依明江·扎日先生,請他介紹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基層民主權利保障落實的有關情況。

               
               

                依明江·扎日:基層群眾自治是基層民主主要實現形式,是人民當家作主最有效、最廣泛的途徑?!缎陆S吾爾自治區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居民委員會組織法〉辦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辦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村民委員會選舉辦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村務公開辦法》等地方性法規的制定實施,為基層民主權利的實現提供了法治保障。目前,新疆在城市和農村分別設立居民委員會3389個、村民委員會8906個,負責辦理本居住區居(村)民的公共事務或公益事業,調解民間糾紛,協助維護社會治安,向人民政府或者其他派出機關反映居(村)民的意見、要求和提出建議等。全疆城鄉基層普遍制定了市民公約、村規民約,基層自治組織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自我監督水平不斷提高。比如,在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米糧泉村,50歲村民蘇德林,通過村民無記名投票選舉,當選為該村村民委員會主任。選舉過程中,各族村民的知情權、參與權、選舉權均得到充分保障。

              12月6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民政廳廳長依明江·扎日通過視頻發言。記者周鵬 攝

                徐貴相:下面,我們連線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米糧泉村村委會主任蘇德林先生,請他介紹基層民主選舉的有關情況。

               
               

                蘇德林:大家好,我是蘇德林,回族,今年50歲,是土生土長的察布查爾縣米糧泉村人,今年我經村民民主選舉,當選為村民委員會主任。在換屆選舉過程中,我們嚴格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辦法》等法律規定,依法對村民委員會進行了選舉。我們召開村民代表大會,采取無記名投票、少數服從多數議事原則,依法推選村民選舉委員會,通過《村民選舉委員會工作職責》,確保換屆選舉全過程程序合法、公開透明。

              12月6日,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米糧泉村村委會主任蘇德林通過視頻發言。記者周鵬 攝

                為充分保障村里各族群眾的知情權,我們通過鄉村大喇叭、居民微信群、公告信件、宣傳欄、宣傳單等方式,廣泛宣傳《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村民的權利與義務、選舉流程等,確保人人知曉。同時,還設立了選舉咨詢站和咨詢電話,方便群眾隨時能了解政策。

                為充分保障各族群眾參與權,我們及時發布公告,告知村民委員會選舉的選民登記日;明確年滿18周歲、在本村工作或居住1年以上的村民,不分民族、性別、職業、宗教信仰、教育程度,都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依照法律被剝奪政治權利的人除外),都要進行選民登記。選民登記名單經選舉委員會反復確認后,在選舉日20日前予以公布,確保登記不漏一戶、不落一人。

                選舉當天,在村民選舉委員會的主持和監督下,候選人逐一與村民見面,介紹履職設想,回答村民提問,依法開展選舉競爭和投票選舉。為方便選民投票,采取選舉大會和設置投票站相結合的方式進行,對不能參加投票的選民,書面辦理委托手續,保證選民選舉權。投票結束后,由選舉工作人員逐張檢驗、清點選票總數后,統一唱票、計票,當場公布投票結果,全村參選率達到99.8%,充分保證了選民的選舉權。經民主選舉,產生了新一屆村民委員會,女性占比60%,少數民族占比100%。

                在實行村民自治工作中,我們嚴格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自治法》等法律法規管村治村,健全村民會議制度、村民代表會議制度、村規民約等規章制度,規范議事和決策程序,實現了村民的自我管理,村級民主管理得到加強。在討論決定本村的重大事項時,我們始終堅持民主集中制的原則,召開村委會會議,討論修訂決策方案,提交村民代表大會或村民大會表決通過后實施。近年來,我們村退耕還林、道路修建、支渠修建、飲水工程等民生工程的實施,都是通過村民議事會表決后實施的?,F在,我村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的主人翁意識不斷提升,參與村級治理和發展經濟的積極性和主動性明顯提高。

                下面,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委員乃比江·依不拉伊木,介紹新疆落實全過程人民民主的理念和實踐。

                乃比江·依不拉伊木:我們深刻理解中國共產黨關于民主的立場、理念和基本觀點,結合新疆實際,切實發揮人民代表大會主要民主渠道作用。

                一是毫不動搖把民心民意貫穿立法工作始終,打牢人民當家作主的法治基石。自治區十三屆人大及其常委會深入推進民主立法,充分發揮人大在立法中的主導作用,完善立法聽證、論證、座談、評估等程序,形成立法決策前、決策中、決策后的“全鏈條式”立法民意征求流程,讓各族群眾全方位參與到地方立法工作中來。堅持立法為了人民、依靠人民,選擇有基礎、有特點的基層單位作為立法工作聯系點,面對面征求人民群眾、基層干部、人大代表對立法項目、法規制定修改廢止等方面的意見建議,使立法工作直通家門口、走入尋常百姓家。制定立法規劃和計劃時,堅持問需于民、問計于民、問法于民,廣泛征求社會各方面意見,最大程度凝聚立法共識。堅持把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總目標這個各族人民的最大期盼,作為立法工作的主攻方向,為依法維護社會穩定、嚴厲打擊暴力恐怖犯罪提供了有力的法律武器。制定修訂自治區環境保護條例等一批事關民生福祉的法規,讓各族人民有更多、更直接、更實在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二是毫不動搖把“人民”二字貫穿人大監督全過程,彰顯人民群眾是無所不在的監督力量。自治區十三屆人大及其常委會堅持開門監督,深入基層、深入一線,綜合運用人大代表座談會和基層群眾座談會,通過實地檢查、隨機抽查、問卷調查、網絡調研等多種形式,及時把群眾面臨的問題發現出來、把群眾的意見反映上來、把群眾創造的經驗總結出來,推進監督工作更好地滿足人民群眾的需求和期盼。堅持把人民群眾的關切作為監督的著力點,組織開展食品安全法、傳染病防治法、物業管理條例等執法檢查,聽取和審議安居富民工程、公共文化服務、醫療保障等專項工作報告。堅持把問題解決作為檢驗人大監督成色的重要標準,連續三年聽取審議脫貧攻堅工作情況等專項報告,開展定點連續跟蹤調研,為打贏脫貧攻堅戰作出了積極貢獻。持續開展學前教育、“雙語”教育、義務教育、高中教育等監督,讓人民群眾的獲得感成色更足、幸福感更可持續、安全感更有保障。堅持用好專題詢問這一法定形式,從問醫問學、問農產品安全到問公共安全、訴訟服務、物業管理,從每年一次專題詢問到每年兩到三次,從開卷詢問到閉卷詢問,推動有關方面及時找不足、補短板、抓落實、惠民生。及時對專項報告和專題詢問等進行評議,真正讓人大監督落地有聲、讓人民群眾滿意點贊。

                三是毫不動搖發揮各級人大代表民有所呼、我有所應的優勢,有效凝聚最大公約數。自治區十三屆人大及其常委會注重代表構成的廣泛性,保證新疆各地區、各民族、各方面都有適當數量的人大代表。堅持把拓寬渠道、豐富形式作為做好代表工作的重要基礎和關鍵環節,建立健全常委會組成人員、專門委員會聯系人大代表和人大代表聯系人民群眾的機制,推動“一府一委兩院”加強同人大代表和人民群眾的聯系,暢通社情民意表達和反饋機制。開設“人大代表大講堂”,發揮人大代表植根人民、專業背景的優勢,讓他們在深入一線、潛心調研、民意采集的基礎上,走上講臺介紹情況、交流經驗、反映情況。舉辦人大常委會開放日活動,邀請各界公民代表走進人大常委會機關,了解人大工作,旁聽人大常委會會議,搭建人民群眾參與和監督人大工作的新平臺。堅持把代表“家室站”建設作為服務代表履職、發揮代表作用的重要載體,實現站點建設和代表進站活動全覆蓋,使其日益成為各級人大代表聯系群眾、執行職務、開展活動的重要依托。把裝滿民意的議案建議辦理作為重要工作,每年人代會期間舉辦代表建議現場答復會,高規格召開代表議案建議交辦會,人大常委會會議聽取代表議案建議辦理情況報告,組織代表視察和滿意度測評,不斷提高代表議案建議辦理質量和效率。

                徐貴相:實踐證明,新疆的民主實踐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的生動體現,必將為新疆各族群眾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提供根本保證。但美西方反華勢力對新疆的民主政治建設大放厥詞,對新疆各族群眾享受到的民主權利避而不談,肆意抹黑新疆形象、插手新疆事務、干涉中國內政。對此,我們堅決反對、強烈譴責。

                長期以來,美國自詡為“民主燈塔”“民主教師爺”“民主樣板間”,但從實際情況看,“美式民主”只不過是美國少數人的特權,是美國金錢政治的奴婢,是美國一些政客拉攏選票的幌子,是美國干涉他國內政的遮羞布。在這樣的“民主”輸出泛濫下,美國人民的民主權利被剝奪,世界人民的民主權利被踐踏,人類社會的共同價值被褻瀆?!懊朗矫裰鳌濒[得世界雞犬不寧、動蕩不安,世界人民苦美久矣。事實證明,美國這座所謂“民主燈塔”的指向早已偏離,“民主教師爺”的外衣早已破碎,“民主樣板間”的棚架早已坍塌,美國有什么權利、有什么資格、有什么臉面對其他國家和地區的民主狀況說三道四?

                令全世界大跌眼鏡的是,這樣一個偽民主、反民主國家居然扛旗挑頭,搞什么“領導人民主峰會”,這完全是煽動意識形態對抗的惡舉,是推行霸權主義的丑行,是阻撓現代世界前進的逆流,是冷戰思維陰魂不散的表現。這樣的所謂“領導人民主峰會”,不但不可能復興“民主”,反而會褻瀆民主、破壞民主、踐踏民主,必將遭到世界各國人民的恥笑、譴責和唾棄。

                接下來,我們就剝開“美式民主”的外衣,看一看美國偽民主、反民主的斑斑劣跡。

                1.徐貴相:美國的“民主”,是上層精英等少數人的民主。所謂的選舉無法體現民意,更無法保護大眾的利益。下面,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委員乃比江·依不拉伊木先生談談看法。

                乃比江·依不拉伊木:民主的本意是人民當家作主,而美國的“民主”卻只服務于少數權貴階層,無法保證人民真正在國家事務中參與管理、體現意志。正如美國歷史學家比爾德所說:“美國民主是一伙有才干的資本家投機商形成的集團,成功地哄騙一般老百姓去接受一個旨在有利于少數顯貴而設計的政體?!?/p>

                公民選舉權受到限制。在美國,少數種族選民選舉權被剝奪,低收入者投票權受到嚴苛限制,老年人、殘疾人行使投票權面臨更多障礙。據《天主教國家紀事報》網站2018年5月22日報道,2010年以來,美國有23個州通過了某種形式的選民壓制法,其中有17個州針對的是印第安人等土著居民。據美國《新聞周刊》網站2017年11月21日報道,成千上萬的美國人因貧窮而被剝奪了投票權,已有9個州通過立法,剝奪任何未付律師費或法院罰款者的投票權。據《紐約時報》網站2017年11月24日報道,美國投票站設置的投票機器很難被老年人或殘疾人使用。

                選舉腐敗問題愈演愈烈。眾所周知,“以金錢換選票”是美國選舉過程中司空見慣的現象。據英國《衛報》網站2018年8月7日報道,公眾普遍認為美國選舉是腐敗的,國會議員被企業、富人和特殊利益集團俘獲。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曾接受采訪時表示:“現在美國只有寡頭政治,無限制的政治賄賂成為提名總統候選人或當選總統的主要影響因素。州長、參議員和國會成員的情況也是如此?,F在我們的政治體系已經遭到顛覆,它只是用來為主要的獻金者提供回報?!?/p>

                民眾利益無法得到保障。美國政治極化現象日益嚴重,兩黨利用“民主”機制,彼此纏斗不休,結果是政府陷入內耗,國家治理失靈。一方上臺,就將另一方留下的醫保等法案推倒重來,民生工程難以取得持續性進展。政客口舌生花的競選演講只為贏得選票支持,滿足背后的集團利益,執政時卻沒有幾句能落實為給民眾實惠。在疫情暴發失控的危機局面下,美國兩黨不僅在諸多議題上一再纏斗,還把應對疫情沖擊的第二輪紓困法案當作競選工具,為了撈取選票拉鋸扯皮拒不妥協,導致數百萬底層民眾生計艱難,很多新冠疫情感染者得不到及時救治就已經死亡。

                2.徐貴相:美國的“民主”,是充滿著銅臭味的金錢民主。服務的是利益集團和富人階層的利益,普通民眾的政治權利被剝奪。下面,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發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先生談談看法。

              12月6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發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發言。記者周鵬 攝

                伊力江·阿那依提:長期以來,美國依托強大的綜合國力,標榜“自由、公平”的“美式民主”聽上去冠冕堂皇,被很多人看成是西方民主的典范。但掀開“美式民主”面紗,會發現其遠沒有自己宣傳的那么“正大光明”:美國的政治體制已被金錢腐化,愈演愈烈的金錢政治扭曲民意。

                選舉淪為金錢游戲?!捌睕Q”變成“錢決”。美國總統選舉花費的金錢越來越多,從2004年的7億美元,增加到2008年的10億美元、2012年的20億美元和2016年的66億美元。根據美國無黨派研究機構響應政治中心公布的報告,2020年大選總成本接近140億美元,是2016年大選支出的兩倍多,成為美國歷史上最昂貴的政治選舉。美國中期選舉費用也快速升高,從2002年的21.8億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52億美元。在2018年的中期選舉中,贏得一個參議院席位的平均成本為1940萬美元,贏得一個眾議院席位的平均成本超過150萬美元?!都~約時報》網站曾撰文評論稱:“美國的民主正在被金錢淹沒,金錢政治使得美國過去40年的經濟政策強烈反映了最富有者的偏好,而與貧困人口和中等收入美國人的偏好幾乎沒有任何關系?!?/p>

                政府成為利益集團代言人。高額的選舉費用大大提高了參選門檻,排除了絕大多數人參加競選的可能。只有少數有能力籌集大量競選資金的人,才能加入美國政治選舉角逐。這無疑為富人和利益集團通過金錢籠絡候選人營造了溫床。當政客勝選上臺后,要回饋從財閥手中獲得的政治獻金,勢必要從政策角度予以傾斜,成為財閥謀取更大利益的棋子。英國《周刊報道》網站2018年12月14日刊文指出,企業通過競選捐款和利益回報承諾俘獲美國政客,使政客代表他們的利益立法。新加坡學者馬凱碩的評論更加一針見血:“美國已不再是一個民主國家,而是一個財閥國家,有一個‘1%人所有、1%人所治、1%人所享的政府’?!?/p>

                必須指出,有“錢主政治”在,就沒有真民主在。給予政客們權力的不是人民而是金錢,政客賣命的對象自然也不是人民而是金主。這樣的民主難稱“人民當家作主”,最終只會徹底失信于民。

                3.徐貴相:美國的“民主”,是種族主義變本加厲的民主。少數族裔不但無法享有真正的民主和人權,反而飽受歧視、壓迫。關于這方面情況,由我向大家進行介紹。

                徐貴相:眾所周知,美國奉行白人至上,種族主義橫行,少數族裔在美國的經濟、文化、社會生活等諸多層面不可避免地遭受著全方位的歧視,根本無法享有真正的民主和人權。

                白人至上主義甚囂塵上。美國在骨子里依然是一個白人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的國家,所有不符合這些特性的種族、族群和宗教文化群體都不可避免地遭受到或多或少的歧視。特別是2016年以來,美國的白人至上主義呈現回潮之勢,導致種族對立與仇恨情緒彌漫。諸如2020年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執法死亡事件,以及今年亞裔遇襲的悲劇頻繁發生,但問題仍舊得不到制度層面的根本解決。

                種族間不平等進一步加劇。芝加哥大學和圣母大學的研究顯示,2020年6月至11月,美國的貧困率上升了2.4個百分點,而非洲裔的貧困率上升了3.1個百分點。白人家庭的財富中位數是非洲裔的42倍,是拉美裔的23倍?!督袢彰绹鴪蟆肪W站2020年10月23日報道,2020年第一季度,美國白人家庭的住房擁有率為73.7%,而非洲裔家庭的住房擁有率卻只有44%。從美國勞工統計局歷年的統計數據來看,非洲裔和拉美裔的失業率遠高于白人,非洲裔的失業率通常為白人的2倍左右;拉美裔失業率通常比白人高出40%左右?!度A盛頓郵報》網站2020年6月4日報道,經過嚴重疫情后,只有不到一半的非洲裔美國成年人還擁有工作。

                執法司法領域種族歧視屢見不鮮?!堵迳即墪r報》2020年9月15日報道,美國聯邦司法系統死刑適用中存在著種族偏見,殺害非洲裔比殺害白人面臨死刑的可能性更低。當受害者是白人時,重罰有色人種犯罪嫌疑人的傾向更為明顯?!哆~阿密先驅報》網站2020年12月18日發表評論認為:“在我們的國家,刑事司法制度是由你的錢包和膚色來決定的?!甭摵蠂N族主義問題特別報告員滕達伊·阿丘梅更是失望地指出,對于非洲裔美國人來說,美國的法律體系已經無法解決種族不公與歧視。

                有色人種受疫情危害更大。2020年8月21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非洲人后裔問題專家工作組向人權理事會第45次會議提交報告指出,美國新冠肺炎病毒的感染率和死亡率體現了明顯的種族差異,非洲裔的感染率、住院率和死亡率分別是白人的3倍、5倍和2倍?!督袢彰绹鴪蟆肪W站2020年10月22日評論指出,有色人種死于疫情的人數遠遠多于白人,可歸因于不平等的教育與經濟體系導致有色人種得不到高薪工作,住房歧視導致有色人種居住密集,以及以犧牲窮人為代價的環境政策等。

                4.徐貴相:美國的“民主”,是霸權主義的民主。所謂的“民主模式輸出”,實質上做的是干涉別國內政、挑動別國內部矛盾,發動侵略戰爭等反民主勾當。下面,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十二屆委員會副秘書長賽爾江·斯力克拜依先生介紹有關情況。

                賽爾江·斯力克拜依:美國數十年來致力于在全世界推廣“美式民主”模式,把自身制度和價值觀強加于人,甚至堂而皇之干涉他國內政,操縱他國政權更迭,妄圖把“美式民主”強行嫁接到他國,服務美國全球戰略和地緣政治的需要。但最終的結果卻是水土不服、四處碰壁,不僅對當地建立真正穩定、可持續的民主制度毫無助益,而且加劇了沖突和混亂,釀成無數人道主義危機。

                2001年,美國以反恐之名出兵阿富汗,試圖在阿富汗移植“美式民主”。20年后,美國從阿富汗潰敗逃離,留下的卻只有戰火紛飛和滿目瘡痍。2003年,美國打著莫須有的罪名入侵伊拉克,令該國長期陷入戰亂,極端組織等恐怖勢力則趁勢做大。2010年,美國煽動“阿拉伯之春”,造成中東十余國家政權更迭,民生凋敝。敘利亞、利比亞、也門三國至今深陷內戰,數百萬民眾流離失所淪為難民,成為中東之殤,世界之痛。

                事實證明,“美式民主”所到之處,可謂政治衰敗、民不聊生、雞犬不寧,也讓世人進一步看清了“美式民主”化改造導致的人間慘劇,讓更多人認識到曾被奉為圭臬的美式“自由民主人權”何等虛偽,同時也暴露出掩藏在美式政治浮華表象下的嚴峻現實。如今,“美式民主”已成為影響各國民眾自主生活的最大威脅。據丹麥“民主聯盟基金”今年5月份的一份民調結果顯示,在53個國家和地區的5萬多名受訪者中,近一半人擔心美國威脅他們國家的民主。

                必須指出,各國的民主道路、民主模式應當符合本國國情和發展實際,應當由本國人民自己去探索和發展。用一套民主標準、一個民主模式去衡量所有國家是不是民主,這本身就違背了民主理念。依靠武力、脅迫、施壓等手段強行對外推銷自身的民主模式,更是徹底走向了民主的反面,只會加劇分裂和對抗,引發沖突和混亂。這樣的霸權主義民主,必將受到國際社會的抵制和反抗。

                5.徐貴相:美國的“民主”,是雙重標準的民主。美國無視自身存在的社會積弊,卻公然批評他國的民主、法治和民族宗教政策,甚至為暴力恐怖分子貼上“民主衛士”標簽,支持他們破壞他國穩定發展。下面,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民族宗教外事華僑委員會委員木扎帕爾?木娜瓦爾先生介紹有關情況。

              12月6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民族宗教外事華僑委員會委員木扎帕爾·木娜瓦爾發言。記者周鵬 攝

                木扎帕爾?木娜瓦爾:美國的民主和人權狀況,可謂是一地雞毛,“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尚未完全平息,“停止仇恨亞裔”浪潮再起;新冠肺炎疫情難以控制,人權危機令人不忍直視;貧富差距持續擴大,疫情加速社會撕裂……這些事實無不說明,“美式民主”在其“自我掙扎”中早就扭曲得沒了模樣。但美國對此卻不以為然,反而充當“國際警察”,奉行“雙重標準”,肆意對別國民主、人權狀況指手畫腳、評頭論足。

                比如,當美國、加拿大、西歐、北歐、以色列、澳大利亞等國家或地區發生恐襲事件后,美國政客和輿論會憂心忡忡,并對恐襲受害者表達同情之情。而對包括在中國、俄羅斯、委內瑞拉、中美洲國家和大部分中東國家等國家或地區發生的恐怖襲擊,美國往往很少譴責恐怖分子或組織,反而會借題發揮,指責這些國家或地區存在所謂的“人權問題”。2013年6月26日,多名恐怖分子先后襲擊吐魯番地區鄯善縣魯克沁鎮派出所、特巡警中隊、鎮政府和建筑工地,持刀瘋狂砍殺公安民警和無辜群眾,造成24人死亡、25人受傷。事件發生后,美國一些人竟然稱這是“中國民主運動的開始”。

                比如,針對2021年1月的美國“國會山事件”,美國政客和媒體齊聲譴責,稱這是“暴力事件”,抗議者是“暴徒”“極端分子”,沖擊美國國會是“對民主的可恥攻擊”。然而,對于香港暴徒沖擊立法會嚴重踐踏法治的暴行,美國政客和媒體卻眾口一詞,稱中國香港發生的暴亂是“美麗的風景線”,把暴徒美化成“民主斗士”,說“美國人民和他們站在一起”。

                現如今,全世界愈發看清,民主和人權只是美國的工具,只要合乎美國政治利益、霸權利益,就會被拿來攻擊別人,輪到自身時完全又是一套新的標準和說辭。美國對于“民主”定義權和裁判權,根本占據不了道德高地,反倒自曝出“美式民主”的虛偽與雙標。

                6.徐貴相:美國的“民主”,是“異化”的民主,不僅表現在制度設計等結構性層面,更體現在其實踐中。關于這方面情況,由我來向大家進行介紹。

                徐貴相:隨著時間的推移,美國的民主制度逐漸異化和蛻變,已經越來越背離民主制度的內核和制度設計的初衷,民主實踐中更是亂象叢生。

                一是貧富分化不斷加劇。美國是貧富分化最嚴重的西方國家,2021年美國基尼系數升至0.48,幾乎是半個世紀以來的新高。美國智庫政策研究院報告稱,1990年至2021年,美國億萬富翁的總體財富增長了19倍,而同期美國中位數財富只增加了5.37%,這揭示了美國“富者愈富、窮者愈窮”的殘酷現實。特別是新冠疫情暴發以來,美國實施“大水漫灌”政策,在推高股市的同時也進一步拉大了貧富差距。美國億萬富翁擁有的總資產增加了1.763萬億美元,漲幅高達59.8%。排名前10%的美國富人持有89%的美國股票,創下歷史新高??梢哉f,美國的貧富分化是由美國政治制度及其政府所代表的資本利益所決定的。從“占領華爾街”運動,到近期的“大猩猩”對視華爾街銅牛事件,美國民眾對貧富分化的聲討從未停止,但現狀毫無改變。美國治理者放任貧富差距擴大,疫情之下,資本優先、富人先行的社會規則更加橫行。

                二是“言論自由”名不副實。在美國,媒體被稱為與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并立的“第四權力”,記者更是被譽為“無冕之王”。美國媒體雖然標榜獨立于政治、為自由和真相服務,但早已服務于金錢和黨派政治。今天的美國,少數幾家企業控制90%以上的媒體,年收益甚至超過某些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總量。這些媒體“巨無霸”一邊大肆擴張商業版圖,一邊將觸手伸向美國政壇,通過游說公關和競選獻金左右政治進程。民主政治文化在媒體高度發達的美國社會變得極度萎縮,“政治疏離”導致民主成為一種“沒有公民”的政治游戲。邁阿密《新先驅報》報道稱,在精英和財團控制的媒體誘導下,民眾已無法辨別哪些是事實真相,哪些是政治宣傳。

                三是疫情重創美國經濟。美國企業倒閉和失業潮發生速度及規模超乎想象,大量民眾長期失業,社會不穩定因素增加等加劇了美國人的焦慮感和無力感。美國預算與政策優先事項中心2021年7月29日的《新冠困境報告》顯示,2021年上半年美國人生活困難情況依舊十分普遍,仍有2000萬成年人所在家庭沒有足夠食物,1140萬成年租房者無法按時交納房租,面臨被趕出租屋的風險。美國人口普查局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7月5日,有未成年人的家庭中至少有一人失去收入來源的比例仍高達22%。

                四是國會暴亂震驚全球。2021年1月6日美國民眾聚集強行闖入國會大廈,以阻止美國國會聯席會議確認美國新當選總統,這一事件動搖了“美式民主”制度三大基石。所謂“民主”并不民主。美國一些政客拒絕承認選舉結果,其支持者暴力沖闖國會大廈,重挫美國民主“公信力”。所謂“自由”并不自由。推特、臉書等社交媒體凍結美國一些政客的個人賬號,宣布其“社交性死亡”,戳破美“言論自由”的假象。所謂“法治”并不法治。美執法部門對待“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抗議和沖闖國會事件態度一嚴一寬,不同執法尺度再次暴露美“法治”的雙標本性。

                7.徐貴相:美國的“民主”,遠非盡善盡美,山巔之城的美國,燈塔效應不再,其所作所為更是招致全球批評。下面,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發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先生談談看法。

                伊力江·阿那依提:全球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對于美國民主存在的種種缺陷、美國輸出“民主價值觀”的虛偽性以及美借民主之名在全球橫行霸道看得一清二楚。

                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指出,美國早已習慣于自詡為“世界民主燈塔”,要求別國人道對待和平請愿,但在自己國內卻采取截然相反的做法,美國根本不是照亮民主的燈塔。美國政府首先應傾聽本國民眾呼聲,不要一邊在國內搞“獵巫行動”,一邊道貌岸然地大談別國人權問題,美國根本沒資格對別國指手畫腳。

                2021年5月,德國民調機構拉塔納和由北約前秘書長、丹麥前首相拉斯穆森創建的民主國家聯盟基金會在53個國家對5萬多人進行的“2021年民主認知指數”調查結果顯示,44%的受訪者擔心美國對本國民主構成威脅,50%的美國受訪者擔心美國是非民主國家,59%的美國受訪者認為美國政府只代表少數集團利益。

                2021年6月,英國倫敦大學政治學副教授克拉斯在《華盛頓郵報》發表文章《美國民主失靈令世界震驚》。文章援引的皮尤民調顯示,美國不再是“山巔之城”,美多數盟友將美國民主視為“破碎的過往”,新西蘭、澳大利亞、加拿大、瑞典、荷蘭和英國分別有69%、65%、60%、59%、56%和53%的民眾認為美國政治體制運行得不太好或者很不好。法國、德國、新西蘭、希臘、比利時、瑞典等國均有超過四分之一的民眾認為“美國從來都不是民主典范”。

                民調機構“歐盟觀點”發布的報告顯示,歐盟對美國制度的信心下滑,52%的人認為美國民主制度無效,這一比例在法國和德國分別為65%和61%。

                2021年9月,英國知名學者馬丁·沃爾夫在《金融時報》發表文章《美國民主的奇異消亡》指出,美國的政治環境已走到快無法挽回的程度,民主共和國進一步向專制主義轉變。

                2021年11月,瑞典智庫“國際民主及選舉協助研究所”發布年度報告《2021年全球民主現狀》,將美國首次列入“退步的民主國家名單”。該組織秘書長表示,美國民主狀況明顯惡化,體現為對可信的選舉結果提出質疑的趨勢愈發明顯、對參與選舉的壓制以及日益嚴重的極化現象。

                印度政治活動家亞達夫指出,美國并非“民主典范”,世界認識到“美式民主”急需自我反思,美國需向其他民主國家學習。墨西哥《進程》雜志評論稱,在看似民主自由的表象下,美國民主制度存在巨大缺陷。南非比勒陀利亞大學政治學系高級講師姆貝特在《郵衛報》上撰文稱,自由和公平選舉的許多標志,比如普遍的選民名冊、集中的選舉管理、統一的規則和條例,其實在美國系統中是缺失的。非洲人所接受民主培訓中的良好選舉行為在美國從未存在。

                徐貴相:總結以上內容,我認為有這樣幾點值得重視。一是民主不應被“私有化”。民主是各國人民的權利,而不是少數國家的私利。一個國家是否民主,歸根到底應該由這個國家的人民來評判,而不是由某個外國指手畫腳、妄加判斷。美國如果只是根據自己的好惡來斷定哪些國家民主,哪些國家不民主,實際上就是在世界上搞唯我獨尊,制造分裂,這本身就不是民主。二是民主不應被“標簽化”。如何實現民主,應由各國根據本國國情和民眾的需求,具體加以推進和實踐。衡量民主的標準應該看是否符合本國人民的需要,是否使本國人民有足夠的參與感、滿足感、獲得感。各國如果只能依據美國一國的尺度來衡量本國民主的好壞,實際上是對民主精神的背叛,更不是真民主。三是民主不能被“工具化”。以民主的名義,干涉別國內政,侵犯別國主權,服務自身的政治目的,這種做法令人不齒,只會讓世界看清:所謂“民主”不過是美國興風作浪、打壓異己、大搞集團政治的工具而已。

                接下來,我們進入答問環節,請媒體記者提問。

                1.新華社記者提問:我們注意到,所謂“維吾爾特別法庭”將于2021年12月9日針對所謂“中國新疆對維吾爾族人進行種族滅絕”進行“宣判”。對此,您有何回應?

                徐貴相:我必須要說明的是,所謂“維吾爾特別法庭”根本不是什么司法機構,不過是美西方反華勢力拼湊出來的一個偽法庭;所謂“審判活動”根本不是什么司法活動,也不過是美西方反華勢力策劃上演的鬧劇。這個偽法庭帶著“有罪推定”的立場,竟然對一個世紀謊言進行“宣判”,這是對國際秩序的嚴重踐踏,對“種族滅絕”真正受害者的嚴重褻瀆,更是對新疆2500萬各族群眾的嚴重挑釁。

                所謂“維吾爾特別法庭”的違法性、虛偽性、荒誕性,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從設立主體看,該“法庭”是由美西方反華勢力與“世維會”等“東突”組織合謀成立的,這樣一個兼具反華、恐怖性質的組織,根本沒有公信力可言;二是從法律依據看,該“法庭”不符合國際法和國際刑事司法慣例,沒有任何國際法依據和效力,更無權搞什么“宣判”;三是從經費來源看,該“法庭”主要依靠“世維會”提供的資金撐腰,他們花錢請騙子、花錢買謊言,完全就是對法律的侮辱;四是從操作手法看,該“法庭”預設立場,先作“有罪推定”,再去偽造證據、蒙蔽世人,他們構陷的“罪名”早已被揭穿;五是從設立目的看,該“法庭”就是為了抹黑新疆形象,插手新疆事務,干涉中國內政,已淪為美西方反華勢力大搞政治操弄的棋子和工具。這樣一個不倫不類的“法庭”,一個恐怖組織控制的“法庭”,只會招致國際社會的鄙視和譴責!

                再來看看“偽法庭”的參與者,無一不是臭名昭著、惡貫滿盈之徒。所謂的“庭長”杰弗里·尼斯,就是國際人權濫訴專業戶,與境外反華勢力關系十分密切。澳大利亞公民黨刊物《澳人警示服務》2019年3月在其網站上發文稱,杰弗里·尼斯是一名資深英國特工,其職業就是針對英美地緣政治目標制造虛假指控。所謂的“專家”阿德里安·曾茲,就是一個“學術流氓”,他熱衷于炮制涉疆謠言、誹謗中國,發表的有關報告,基于虛假信息,邏輯漏洞百出,結論更是荒誕至極,可謂是毫無學術信譽、毫無學術價值、毫無學術操守。所謂的“受害者”沙依拉古麗·沙吾提巴依、米日古麗·圖爾蓀、早木熱·達吾提、圖爾遜娜依·孜堯登之流,她們都是美西方反華勢力培植的“演員”,每一次上臺“演戲”,都會遵從“幕后導演”的指令,編造虛假“臺詞”,但每一次都會被真相狠狠打臉。所謂的“證人”多力坤·艾沙、古力巴哈爾·買哈木提江等人,都是長期從事分裂主義、恐怖主義活動犯罪分子,他們圖謀分裂、制造暴恐、煽動仇恨、禍害新疆,做下的孽、犯下的罪罄竹難書。這樣一群人炮制的所謂“審判”,可謂荒謬絕倫。

                所謂“新疆對維吾爾族犯下種族滅絕罪”,就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誣陷案。必須指出,是否構成“種族滅絕”有著非常嚴格的法律、證據和程序標準,絕不是憑著某些國家、某些組織、某些人的主觀臆想、信口開河、惡意攻擊,就可以認定的。新疆的各項政策措施,符合新疆經濟社會發展實際,符合各族群眾切身利益和普遍愿望,符合國際社會通行做法,是行得正、做得端的正義之舉,完全經得起歷史檢驗。包括2500多萬新疆各族人民在內的中國人民,早已鑄成銅墻鐵壁,我們有足夠的信心、意志和能力,堅決維護新疆來之不易的繁榮穩定局面,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利益與尊嚴,堅決與任何反華勢力斗爭到底。

              分享:

              微新疆

              相關鏈接